額爾登·吉日嘎拉:我熱愛(ài)馬術(shù),更熱愛(ài)冒險

2022-8-31 10:48|來(lái)自: 《馬術(shù)》2017年6月刊

摘要: 作為全球最高級別五星級場(chǎng)地障礙賽,在2017浪琴表環(huán)球馬術(shù)冠軍賽·上海站(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上海 LGCT)中,世界最高排位的近 60 位騎手紛紛前來(lái)挑戰。而額爾登·吉日嘎拉是僅有的獲得外卡的四位中國參賽騎手之一,并且是唯 ...


作為全球最高級別五星級場(chǎng)地障礙賽,在2017浪琴表環(huán)球馬術(shù)冠軍賽·上海站(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上海 LGCT)中,世界最高排位的近 60 位騎手紛紛前來(lái)挑戰。而額爾登·吉日嘎拉是僅有的獲得外卡的四位中國參賽騎手之一,并且是唯一真正的中國大陸“本土騎手”——主要在國內訓練、比賽。對于參加 LGCT 比賽的感受、騎手道路的選擇、國內馬術(shù)行業(yè)的發(fā)展,他對《馬術(shù)》雜志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應該有更多中國面孔參加上海LGCT比賽

我是臨時(shí)決定參加比賽的。這個(gè)比賽(上海LGCT)辦了好幾年,我一次都沒(méi)去看過(guò),因為時(shí)間上和朝陽(yáng)公園馬術(shù)世界杯“撞車(chē)”。這次,我覺(jué)得有機會(huì )參加,就和馬主說(shuō)了,他也很支持我。國際比賽都打到“家門(mén)口”了,我想讓關(guān)注馬術(shù)的人能在比賽中看到更多中國人的面孔。往大了講,這是個(gè)民族問(wèn)題,中國人應當出現在國際賽場(chǎng)上,不論能力強弱。

我給中國馬協(xié)的領(lǐng)導打電話(huà),問(wèn)我能不能參加 LGCT 比賽,他說(shuō),你可以參加。上海LGCT 除邀請世界排名前 15 到 20 的頂尖騎手參賽之外,還給了中國馬協(xié)四張外卡名額。領(lǐng)導告訴我,中國馬協(xié)騎手積分排名前四名才有資格申請外卡,而我在去年的總積分排名第二。

當時(shí)我在歐洲,原本是想租馬,但發(fā)現不合適,所以臨時(shí)決定買(mǎi)馬。一共才試了兩次,也沒(méi)有磨合時(shí)間,就在倉促中把它買(mǎi)了下來(lái)。這匹馬是一匹 11 歲的騸馬,品種是威斯特法倫。說(shuō)實(shí)話(huà),它也沒(méi)有參加過(guò)真正的大型國際比賽,只參加過(guò)德國當地的賽事,但由于預算問(wèn)題,還是選中了這匹能力“將將及格”的馬來(lái)上海參賽。當我在上海比賽時(shí),馬主看到我的表現激動(dòng)到流淚。因為只有我們倆知道這匹馬的情況,在別人眼里這是一個(gè)秘密。同場(chǎng)競技的馬匹中有世界上最昂貴的馬,考慮到實(shí)際情況,馬主覺(jué)得能有勇氣完賽就已經(jīng)很不容易了。

其實(shí)中國也有能打較高級別比賽的馬,但是上海 LGCT 的馬匹運輸方式比較特殊——國內的檢疫檢驗標準和歐洲不一致,騎手只能使用從國外“飛”過(guò)來(lái)的馬,比完賽再讓馬“飛”回去——這就導致了國內的馬匹沒(méi)有機會(huì )參加比賽。

體驗過(guò)LGCT這場(chǎng)國際級大比賽之后,我發(fā)現中國騎手與國際頂級騎手的差距明顯,很關(guān)鍵的一個(gè)原因就是中國騎手參與國際高級別比賽的機會(huì )太少。我認為,如果中國騎手今后想要在大型賽事,比如奧運會(huì )、亞運會(huì )中拿到好成績(jì),就是要不斷參加比賽?,F在國內舉辦的比賽也逐年增多,一年有十幾場(chǎng)國際馬聯(lián)FEI的比賽,雖然沒(méi)達到5星級,2、3星的比賽也很頻繁了。我們只要肯花精力去參與、學(xué)習,不斷鍛煉自己,總是有機會(huì )的。同時(shí)也希望各單位、俱樂(lè )部能夠鼓勵地方多舉辦馬術(shù)比賽,多給馬術(shù)發(fā)展的土壤。

今年只是一個(gè)開(kāi)始。在剛結束的上海LGCT,都是我一個(gè)人在單槍匹馬作戰,因此,我在各種準備上都處于劣勢。如果說(shuō)下次還有機會(huì )參加比賽,能準備得更加充分,與馬匹的配合時(shí)間更長(cháng),那么結果一定會(huì )更好?,F在,我更有經(jīng)驗了,可以把相關(guān)賽制、障礙難度等信息和參賽的過(guò)程與體會(huì )傳達給我的同行朋友們,讓更多中國騎手了解,也希望今后能有更多中國人出現在 LGCT 的賽場(chǎng)上。

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技術(shù)和比賽上了

我是內蒙錫盟人,馬背上的民族,從小就喜歡馬。13歲那年,我通過(guò)了一個(gè)馬術(shù)學(xué)校的招生考試,打算去北京學(xué)騎馬。當時(shí)家里父母也不同意,因為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他們怕我發(fā)生危險。但我還是太喜歡了,堅持離開(kāi)家鄉。

從93年開(kāi)始,我如愿進(jìn)入北京一家馬術(shù)學(xué)校學(xué)習。當時(shí)一共有60多個(gè)學(xué)生,現在堅持在馬圈里工作的只有我和楊富軍教練。96年我畢業(yè)之后一直在做職業(yè)騎手,以比賽為主。2005 年,我邊教學(xué),邊訓練,開(kāi)啟馬術(shù)教練的十年職業(yè)生涯。在這十年里,國內比賽開(kāi)辦迅猛,而我卻因為工作原因沒(méi)辦法參加,心里一直難以割舍,我還是想做一名職業(yè)騎手。

2014年,結束沈陽(yáng)全運會(huì )后,我決心暫別馬術(shù)教練行業(yè),回到老家,找了一間馬房打算重新開(kāi)始。我堅持比賽,也是在這一年,在西塢鄉村馬術(shù)俱樂(lè )部,我打破了全國超高賽的記錄,跳了 1.95 米,總算是完成了我的夢(mèng)想。年底又去到廣東贏(yíng)得了 3 星級比賽。

我經(jīng)常干冒險的事情,以前經(jīng)常去跳超高賽,朋友都說(shuō),“這哥們兒瘋了”。我也騎過(guò)比較年輕的馬參與大型比賽,2009 年,我曾經(jīng)騎乘一匹 6 歲的馬打全運會(huì ),從 1.4 米高度起跳。這幾年,我在比賽方面一直很順利。今后如果年齡再往上,也沒(méi)關(guān)系,我覺(jué)得跳到 60 歲沒(méi)問(wèn)題。

我們趕上了好時(shí)候,中國的賽事正在蓬勃發(fā)展,不出國門(mén)就能打很多比賽。幾乎每場(chǎng)國內的比賽我都會(huì )參加,不論是作為騎手上場(chǎng)參賽,還是學(xué)生參賽時(shí)作為教練來(lái)指導。如果場(chǎng)場(chǎng)比賽都想拿到好成績(jì),不太現實(shí),因此每年我都會(huì )給自己定計劃,有目標地著(zhù)重打幾場(chǎng)比賽。

但同時(shí),我也計劃每年有一段時(shí)間去國外訓練,去感受氛圍、磨煉自己。一方面,我想跳出“安全區”,因為自己已經(jīng)參加過(guò)很多次全運會(huì )、錦標賽,心態(tài)上有優(yōu)勢;另一方面,國外的一些障礙的擺放和難度與國內有區別,因此,我認為去國外學(xué)習是有必要的。

但凡走進(jìn)馬圈,就很難出去了——它有一種魔力。馬對于我來(lái)說(shuō),像戰友、朋友、孩子一樣。很多詞可以用來(lái)形容馬術(shù):驚險、刺激,等等。我很看好這項運動(dòng)在中國的發(fā)展。

中國的希望在青少年身上

隨著(zhù)生活水平的提高,現在的孩子更容易接觸到馬術(shù),中國馬術(shù)未來(lái)的希望還是在青少年身上。

技術(shù)上,我們要克服困難,尋找問(wèn)題。馬匹的能力是有區別,但要懂得反思自己。我一直在教我的學(xué)生,比完賽后一定要鼓勵馬匹,讓馬匹有信心,找自己的問(wèn)題。在成長(cháng)與學(xué)習階段,從馬匹、他人身上挑毛病,都不是關(guān)鍵。

在意識方面,家長(cháng)、教練、俱樂(lè )部要注意正確引導,身體力行,讓孩子懂得吃苦。我當時(shí)在馬術(shù)學(xué)校里學(xué)習的時(shí)候,什么都做。比如幫忙喂馬、鍘草、整理粉料,早上4、5點(diǎn),教練就帶著(zhù)我們一起為喂食做準備?,F在最頂尖的騎手,很多都是從馬夫做起的。孩子學(xué)馬術(shù),不能全靠教練去教,還要自己鍛煉生存能力。當然,現在學(xué)騎馬不會(huì )這么辛苦,但是只有吃過(guò)苦了,才會(huì )懂得珍惜,包括對馬的態(tài)度也會(huì )發(fā)生改變。

比賽就是人馬一起上“戰場(chǎng)”,馬就是你的“戰友”,它會(huì )害怕,你是“戰士”,就要鼓勵它。我也受過(guò)傷,現在腿上還有鋼板,已經(jīng)6年了。但我還得重新上馬,要鼓起勇氣。

任何一種運動(dòng)到了頂尖,看的是天賦、勇氣和反應力。在高級別比賽的制速很高的情況下,要把一切雜念排除掉。沒(méi)有扎實(shí)的功底和勇氣,無(wú)法做到。比賽雖然只有一分多鐘,但要按照規定路線(xiàn)走,同時(shí)應付發(fā)生的各種狀況,這是分秒中的反應。

馬和人作為兩種獨立的個(gè)體,需要去磨合、配合,這是一種細致、微妙的感覺(jué)。最后達到心靈能夠溝通的境界,人才能把馬的潛能充分地發(fā)揮出來(lái)。像老將劉同晏和庫布齊,他們人馬的配合我認為是近年來(lái)中國人馬組合中最完美的搭檔。

文/尹天姿 圖/由受訪(fǎng)者提供

©2011-2025  馬術(shù)在線(xiàn) (京ICP備11042383號-3)     E-mail:horsemanship@vip.sina.com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