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馬術課 查看內容

西部馬術之我見(十一)

2023-3-20 10:11|來自: 《馬術》2020年6月刊

摘要: 一場突入其來的疫情,讓大家無法正常外出與工作,響應號召在家隔離期間,自修、烹飪、上網成了生活的主題。自然而然的,各類“群聊”也較之疫情出現之前更加熱鬧。馬術愛好者自然也不會例外。各種隔空探討、研究、交 ...


一場突入其來的疫情,讓大家無法正常外出與工作,響應號召在家隔離期間,自修、烹飪、上網成了生活的主題。自然而然的,各類“群聊”也較之疫情出現之前更加熱鬧。馬術愛好者自然也不會例外。各種隔空探討、研究、交流充斥于網間云端。而聊的內容理所當然地多會涉及馬術學習和馬匹調馴這兩個方面。自從業以來,在持續的赴美學習的基礎上,無疆牧場一直將馬匹調馴做為主要業務之一持續至今,同時也年復一年地以各種形式面向社會與業內開展西部馬術教學推廣工作。無韁牧場在這兩方面可以說積累了一些經驗,親自調馴的馬匹不僅僅是十幾匹、幾十匹,教學過的學員也不僅僅是一百人、兩百人。所以這一期的《西部馬術之我見》我想就這個話題談一談我對馬術學習與馬匹調馴之間關系的一點認識,權做拋磚引玉。

馬術學習和馬匹調馴的是與非先做做名詞解釋吧!

“馬術學習”是任何一個馬術愛好者或從業者貫穿一生的任務,業余也好,專業也罷,甚至是對于專家大師而言,這種學習都是沒有止境的。馬術,人們窮極一生也無法達到完美,作為僅僅是“在路上”的我們無法全面討論。故,本文所言之“馬術學習”,我們定義為初中級基礎階段。這個階段是什么標準呢?也很難定義,但行文又不得不有所總結,所以我們姑且按照馬術三要素來嘗試描繪一個初中級馬術學員的畫像。這包括了從完全不會的初學者和不斷進步,直至能夠有效騎乘大多數基礎調教成熟馬匹的中級水平騎手,其中“有效騎乘”指的是:
  1. 各種方向轉換中速度的有效控制。
  2. 各種速度下方向的有效轉換與保持。
  3. 可以保持以上兩種情況中馬匹動作及姿態的基本準確和馬匹的積極輕松狀態。

這個區域內的各階段的騎手就是本文中討論的“馬術學習”的“初中級馬術學員”。

“馬匹調馴”也是一個很大的話題,同樣,我們這篇文章鎖定在基礎調馴這個范疇。而基礎調馴范疇和“初中級學員”所劃分的區域模型類似,那就是:從“生馬”到可以在速度轉換、方向轉換中輕松地保持較高質量動作完成度的能力穩定的馬匹。當然調馴成熟肯定包括了平衡、收集、伸展、正直、完整以及頭、頸、肩、軀干、臀部的單獨與整體的有效操控性等等大家耳熟能詳的那些基礎馬術能力。

好了,啰啰嗦嗦地設定了一大堆前提條件,無非是希望本文不要產生不必要的概念混淆。下面咱們言歸正傳,談談我們今天的主題“馬術學習與馬匹調馴的是與非”。

之所以想到要聊這個話題,是因為一些經常出現在網上的馬友間的言論。如果你是經常瀏覽各個聊馬聚落的朋友,以下幾個對話一定會很眼熟:
“我這馬在小調教圈里快步得好著呢,一換大場地就瘋?!?/div>
“我在做左里懷移行轉換的時候一加速就撂蹶子,右邊就好點?!?/div>
“練倒退時拉狠了就起揚,怎么馴?”
“我這小馬調馴半年了,不愛走,就認鞭子。鞭子一晃,這家伙就“嗖”地躥出去?!?/div>
“這馬每回都得騎累了才行,不騎一身汗它不服?!?/div>
“讓我把手放松?但這匹馬你試試,不拉著直接就躥出去了?!?/div>
“我看視頻里國外馴馬師讓馬原地轉圈,特快,教教我是怎么馴的。
“這三個月我就練這馬的放松了?!?/div>
“我用韁的目的是為了看著它別倒肩?!?/div>
“沒條件去騎盛裝舞步馬,那就把自己的馬馴出盛裝舞步來?!?/div>
“我看某某國外視頻,人家就是用某某工具,我一試,原來不行的那些,嘿,現在好使了?!?/div>

以上這些討論有什么問題嗎?雖然每一句都是一個事件的真實描述,但是這些話的立意基礎存在問題。也就是:到底我們在討論什么?是馬術學習?還是馬匹調馴?這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

如果我們在討論馬術學習,做為學習者,你的坐騎必須是一匹調馴成熟的教學馬。一匹調馴成熟的教學馬,才能在你做對的時候給你準確的回饋,幫你糾正錯誤、進階能力。而當你不正確操作時,它會停止工作而不是驚慌失措,安全地告訴你,你錯了。再細細說一說,現在,我們騎上一匹調馴成熟的教學馬,你會發現一切教與學都是這么順理成章。我們開始討論騎姿;討論人與馬的聯系;討論手的位置、腿的位置、軀干的位置;討論如何用韁、如何用腿、如何建立有效騎坐 ...... 每當我們的動作沒有達標,你會發現,馬匹沒有執行你所期望的任務;而每當我們“做對了”,神奇的事情就發生了:馬前進了、馬轉向了、馬快步了、馬跑步了、馬干凈地停止了、馬保持了勻速、圈乘蹄跡線很圓、直線很直、馬匹授銜了、馬匹收集了、馬匹屈曲了、馬匹的肩移動了、馬匹的后軀可控了、馬匹四肢工作了、馬匹轉換積極輕松了 ......

但是,如果你騎在一匹在合格的專業教練眼里沒有訓練好的馬上,上文的所有都是空談。原因很簡單,你不會。同時,很遺憾的是,你騎的那匹馬也不會。即使你碰巧“做對了一次”,但馬并不知道在這個“對”之下,應該怎么回應。而仍在學習的你,勢必不可能有效堅定地保持這個“對”直至這匹不會的馬學會。這里也許有朋友會說:我這匹馬又乖又聰明,啥都會!這其實是一個幻想。做為不會的你是無法判斷馬到底會還是不會的。因為即使一些曾經會的馬,在經歷了日復一日的“無理”騎乘后,也會變成一匹什么也不會的馬,甚至更差。

綜上所述,馬術學習的任何討論,我認為需要建立在學員能夠騎乘合格的調馴成熟的教學馬上才可以進行。做為馬術教練(不管你是否是專職),如果讓馬術學員騎乘未完成調馴的馬匹進行學習的話,無異于圖財害命。

這里補充一句,落馬是馬術學習過程中所有人都希望避免而很可能仍然發生的事情。落馬因素非常多。發生落馬并不等于馬匹不是合格的教學馬,不落馬也不等于馬匹已經調馴好。

接下來我們說說“馬匹調馴”。什么人能調馴馬匹呢?當然是馴馬師。馴馬師的標準是什么?在自己的馬術領域里已經能夠熟練掌握馬術技能,并積累了兩個“大量”:大量的正確鞍時下的馬背里程;正確騎乘了大量的馬匹。請注意我特別強調了“在自己的馬術領域”。因為,馬術門類繁多,馬匹調馴方法與方向不盡相同,馬匹調馴標準也區別極大。希望不要有人和我抬杠說:蒙古馴馬師什么野馬都敢騎,這么老實的夸特馬不算啥。

回過頭來聊馴馬師,在兩個“大量”的基礎上還要加上兩個素質:“愛”與“勇氣”!馴馬,馴的是馬,不是秀人炫技,你的姿勢即使“帥呆了”,獲得粉絲億萬,如果馬沒做到,那么一切都是虛假的。馬的世界里只有黑與白,對與錯。我常講:你也許騙得了所有人,但唯獨騙不了你胯下的馬。當一個人侃侃而談如何馴馬的時候,我們要數一數他馴了幾匹馬,這幾匹馬在哪兒,是什么情況,具備了什么技能。如果沒有,那么這席談話比趙括的“紙上談兵”還不如,純屬臆造。當然,任何領域的馴馬師都還有細分。比如,有專門進行地面調馴的,有專門的 Breaker 上生馬,有基礎調馴師,有專項調馴師等等。而合格的馴馬師,除了兩個“大量”和兩個素質外,仍然要以調馴馬匹的數量來積累經驗,越多的調馴經驗越能打造合格的馴馬資格。那么,如果一個還在學習基礎馬術,或是仍處于在教練幫助下選擇一兩匹合適的馬匹訓練并參加初級賽事的朋友,均還不符合前文定義的“中級馬術學員”標準,那么,“馴馬”雖然沒人能阻止,但最好局限在自娛自樂的范圍中。

既然聊到馴馬,不得不說到馬匹調馴工具的使用。這個話題三天三夜說不完,這里只討論一個問題,就是:何人何時可以使用馴馬工具。何人?合格的馴馬師。何時?在大多數情況下有能力不使用工具也能很好地調馴馬匹。但是為了較快完成任務或更精準要求馬匹,可以適當采用工具輔助調馴。這里面“分寸”極為重要。如果任何人是因為“做不到”而選擇“更厲害”的工具來馴馬,那絕對是“虐馬”。工具的目的,不是強迫馬“做到什么”,現代馬術中工具的使用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更精準”地輔助馬匹工作,并讓馬做得更精準。

說實話,這篇文章寫起來不太容易,難點是惶恐于閱讀者看后做何感想。我自己在學習馬術的過程中有一個深刻的經驗,那就是:任何一個技能或道理,在我還不能完全真正做到的時候,實際上是無法正確理解的。但是,看到很多的青少年學員騎在一匹未經完整調馴的馬匹上進行本應是高尚、安全、極其有助于孩子成長的馬術學習時,我的心總是提在嗓子眼上,有些話如鯁在喉,不吐不行。

最后總結:
沒有任何道理讓學員使用調馴不完全的馬學習馬術。沒有相應馬術技能的人也不可能完成任何馬匹的調馴工作。我非常喜歡一句在美國夸特馬協會2013年年會上聽到的牛仔格言: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正確的方法去做錯事!

文、圖/安濤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3)     E-mail:horsemanship@vip.sina.com

返回頂部
大香伊蕉日本一区二区,2021国产麻豆剧果冻传媒免费,中文字幕乱码成人高清在线,1区1区3区4区产品乱码不卡